翻译成:

已经印上了书架
你姐姐繁荣,
和你的鸡群恒星残骸
而在你火余烬.
你如何祈祷, 你想怎么活,
怎么你怕腐蚀性火!
但突然你的身体颤抖着,
一个声音, 飞走了, 诅咒我.
霎时间,簌簌松
而在月球水深处回荡.
A轮春天的神圣之火
我们已严重的舞蹈.
1961

大多数阅读安娜阿赫玛托娃诗


安娜·阿赫玛托娃的诗歌全部

发表评论